您的位置 主页 > F易生活 >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 >

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

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【雕出生命力完结篇】叶寿溪无师自通46年雕木乐

现年71岁的木雕师傅叶寿溪出生自中国福建省南安,11岁那年与家人下南洋,从此在槟城落地生根。他原本从商,却在25岁那年无心插柳柳成荫,无师自通的情况下学会木雕。

“旧时,本地华人家庭供奉的神像都是从中国进口。但在六十至七十年代中国文革时期,当地局势不稳定,本地华人欲从中国引进神像变得很困难。这使我萌生学习木雕,亲手雕刻神像的念头。”

1972年,他四处寻找师傅欲学习木雕,却没有人愿意指导他。在苦无对策之下,他唯有自行观察庙宇里的神像,藉此摸索木雕技巧。

他先到庙里,从不同角度拍摄神像的照片,然后将照片带回家里,以便雕刻时作为参考。由于当时他找不到任何专业的雕刻工具,于是,他到文具店购买学生使用的雕刻刀来雕神像。

“因为没有师傅指导,我唯有自行摸索,由于学生用的雕刻刀不够锋利,因此,我当时花了一年时间才雕出第一尊神像。迄今,这尊神像依然供奉在我家里的神台上。”

包办多间神庙木雕工程

当他完成第一尊神像之后,将神像带到庙里开光。由于他的手艺精巧,当时他所雕的第一尊神像获得许多善信的讚赏,不只让他很有满足感,更有许多善信请他雕刻神像,以便在家供奉神明。

随着请他雕神像的善信越来越多,他对自己的木雕手艺也更有信心。于是,1974年他结束生意,并在隔一年到槟城“成成公司”旗下的家具部门担任木雕师傅。

当时,他除了雕刻木桌和木椅的雕花,也雕刻神像,还有用木材雕刻公司老闆的父亲的肖像。

此外,他也承包槟城叶氏宗祠慈济宫里面神龛的木雕工程,由于当时没有任何机器可用来木雕,因此,整个工程都是全手艺雕刻,耗时5年完成。

槟城叶氏宗祠慈济宫里鬼斧神工的神龛雕刻完成之后,他凭着精巧的手艺获得更多庙宇和神坛组织的青睐,陆续完成槟城极乐寺停车场门窗的雕花、霹雳州怡保斗母宫、吉打州观音庙,还有吉隆坡灵星堂关帝庙的木雕工程。

他也曾用樟木雕刻神像,包括一个太子神像、10个将军神像、还有暗八仙神像(意指雕刻八仙手持的宝物来暗示此乃八仙神像)木雕、螭虎团炉木雕(象徵香火鼎盛)、麒麟凤凰木雕(象徵凤毛麟角)、福禄寿神像等等。

务求高相似度 人像最难雕

叶寿溪除了擅长雕刻神像,他也雕过木质神轿和门面招牌等。过去逾40年,他雕刻过最高难度的作品是木雕人像。

“雕刻人像比雕刻神像更具挑战性,因为木雕人像讲究神似度和传神度,必须让本尊或是家人觉得木雕人像与本尊非常相似。”

他刚开始雕人像时,每当雕刻完毕之后会交由工友上色。但是,后来发现原本逼真的木雕人像经工友上色之后会失去传神效果。于是,他过后都亲手为人像上色,以确保人像上色后依然栩栩如生。

1998年,他曾应客户的要求,使用保丽龙为材料,然后把客户父亲的脸形配合大伯公神像的身形,雕刻成8呎高的人脸神形的作品摆设在花车上游行。

“我完成这座人像雕刻作品后,顾客讚赏木雕人像与其父亲本尊很神似。”这也是他众多雕刻作品之中,呎吋最高的作品。

他说,木雕神像除了用来供奉,也可当艺术品来欣赏。而木雕人像一般用作摆设、缅怀、纪念或尊敬已故亲人的用途。

不易腐朽不过硬 多用樟木雕神像

叶寿溪过去46年来一直使用樟木雕刻神像,因为樟木不易腐朽,也不太坚硬,很适合雕刻。

他说,本地出产的樟木在买回来之后必须等至少10年才能雕刻,若一买回来就雕刻,神像比较容易产生裂痕。

“还有,由于我国是热带雨林,本地出产的樟木纹路比较粗糙,于是,每当我雕刻完毕之后,必须给神像上漆遮盖纹路,然后再贴上金箔或彩绘才算完成。”

他经常用来木雕的工具,包括平凿、铲底、雕刻刀、雕刻铲子等等,有些在本地购买,有些特别从中国订做。

他打开工作室里的橱柜后,只见一个个箱子里装满了大中小各种不同尺寸的工具。他说,他使用的雕刻刀逾百把,而他已使用那些工具超过40年。

自雕木椅相框  收藏他人作品

叶寿溪的木雕作品除了遍布国内各州的庙宇和神坛,也融入日常生活中。只要走进其住家,就可看到,无论是他爱坐的木椅,或是墙壁上挂着的全家福相框,全都是他的精心之作。

“这个全家福木质相框是我亲手雕刻的。我将石榴、蝙蝠、葡萄、佛手、葫芦等寓意吉祥的瑞物雕刻在相框。石榴寓意百子千孙、蝙蝠寓意五福临门、葡萄寓意多子多孙、佛手寓意横财就手、葫芦寓意福禄寿。”

他除了爱木雕,也珍惜并收藏其他木雕工匠的精心之作。住家里,摆设许多他收藏多年的中国製造木雕艺术品,还有他人丢弃的木质对联亦成为收藏品。

“木质对联虽然老旧了,但在我眼中依然很美。我觉得木雕艺术品的魅力是,即便历经岁月的痕迹,依然百看不厌,历久弥新。”

乐于传授木雕技术 学生来自国内外

叶寿溪因手艺精湛,而获得槟城古蹟信託会(Penang Heritage Trust)邀请成为该会旗下槟城工匠学徒计划(Penang Apprenticeship Programme for Artisan,PAPA)的师傅,向更多人传授木雕传统手艺。

过去逾10年来,他已指导超过二十多名本地和国外民众学习木雕传统手艺。除了有来自全国各州的本地人,也有来自国外,包括南非、比利时和德国等外国人前来向他学习。

“据我了解,如今中国许多传统手艺都快失传了。因此,无论是本地人或外国人,凡是有兴趣学习的民众,我都愿意传授手艺,主要是因为我不希望木雕传统手艺失传。”

此外,他也曾受邀到槟州各中学传授木雕传统手艺给中学生,让年轻人有机会认识并学习。

先教自雕姓名 再教木雕艺术

为了让中学生和民众可以在短时间内认识传统木雕手艺,叶寿溪都会指导新手先从雕刻自己的名字开始着手。若是来自国外的洋人学生,他会先帮他们将洋名翻译成中文,然后再指导他们把中文译名雕刻在木板上,作品完成后让他们带回国与家人分享巧思之作。

他认为,虽然木雕是传统手艺,但教学方法不能太刻板,而是可以很活泼生动,如此才能吸引民众学习。当学生掌握了基础技巧后,他再指导学生难度更高的技巧,循序渐进,慢慢地,学生就可以雕刻出精巧的木雕作品了。

“我都已经71岁了!是时候传授手艺给下一代。因此,我秉持毫无保留的教学方针指导学生,把我46年木雕技术全都传授给他们。”

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一些学生学有所成之后也开设工作室,开班授课指导更多人学习木雕传统手艺。

如今,每逢週一和週二下午1时45分至4时45分,他都会在其工作室指导木雕手艺。目前,他也积极向州政府申请在槟城汕头街(Kimberley Street)租借一间古蹟老屋充作传统手艺教室。若申请成功,他计划未来每逢週六和週日,都会在古蹟老屋内开班传授民众木雕手艺。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